XX财富金融集团

新闻中心

快速通道FAST TRACK

九游会平台/NEWS

【印度日记】留守在夹缝中的人们_风闻

2021-11-06 22:31

html模版【印度日记】留守在夹缝中的人们_风闻

之前那篇被和谐了,这篇既是重发,也是重写。

上一篇发表之后的两天时间里,我从各界得到了大量的信息和反馈,自己也亲自去了一趟印度移民局。有些误会得到了澄清,但也有些状况显得更为扑朔迷离。不少朋友担心我写这些内容会得罪官方,事实上文章发出之后,很多体制内的官方人士都以私人身份对我表达了支持,希望我能够更多地将真实的情况传递出来。毕竟官员也好,老百姓也好,大家归根结底首先不都是个人吗?只是由于不同的人各自身处不同的位置,有着各自的职责,从而产生了矛盾和对立。指责他人总是容易的,而真正要做决策却是非常困难的,位置越高的人,需要顾虑的各方面因素也就越多。

在了解到更多的信息之后我发现,真正的对立并不存在于官员和老百姓之间,也不存在于疫情防控和输入风险之间,而是存在于中国和印度之间,也存在于关怀人性与缺乏人性、维护人权与漠视人权的态度之间。

重写的这篇会把目前最新的情况和想法跟大家讲一下,没看过前一篇的朋友,不用纠结被和谐的内容是什么;看过前一篇的读者,这篇只需要看开头和结尾两大部分即可,中间的故事并没有修改。

大限

根据印度内政部今年6月初发的文件,凡是2020年3月封城之前持有效签证入境印度的外国人,因疫情滞留印度,签证都可以自动延期到2021年8月31号,不会因为逾期、滞留受到处罚??我的情况是符合条件的,相当于得到了一次“特赦”的机会。但是,听一直以来跟我接洽的移民局官员的口气,这次延期相当于给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宽限,让我们有充分的时间安排离开印度。要是到8月31号之前还不走,就会留下不良记录(Black Mark)??因为已经给过你们一次机会了,还赖着不走的话那就是明知故犯,必将严惩不贷。关于这个情况,我在之前《【印度日记】柳暗花明。未完待续……》那篇里提过。

逾期滞留如果只是罚款之类那倒是小事,我比较担心的是留下不良记录,因为这可能会影响到今后的印度签证申请。我在6月初听到签证被自动延长的消息时心想,既然还可以“合法”地呆将近三个月的时间,在8月底之前怎么都应该有办法离开印度吧?到时候就算回不了中国,我跑去第三国总行吧?只要在限期之前离境不就好了?

事实证明我太乐观了,两个多月过去后,印度的情况并没有好转太多,且全球的形势急转直下,国际旅行变得越来越困难。跑去第三国也只是我一厢情愿的天真幻想??假如在没有拿到始发国绿码的情况下自己跑去第三国,将被列入“绿码黑名单”,除非你在另外一个国家呆满6个月以上,否则依然拿不到绿码,疫情结束前永远别想回国。在4月底到8月初这段时间,滞留印度的中国人圈子里,只听说有一两个人通过人道主义绿码回了国。

期限到了之后,滞留印度的中国人都非常紧张,因为之前有同胞因为被迫滞留而被印度警方逮捕过,他们害怕再被抓进去一次??其实真不是他们赖着不走,而是一时半会儿走不了。

8月31号那天网上有消息传出,印度移民局了自动延长外国人在印签证有效期。事实上这是移民局在2020年6月29日发布的一个老政策,早已被后来的新政策取代,但移民局一直把这个消息放在官网主页的消息弹出框没有撤掉,也不知道他们用意何在。大家如果看中文消息的话,也会发现这条消息本身就前后矛盾??第一段说签证自动延期了,第二段又让中国公民及时办理签证延期手续……这个这个,到底是自动延期了还是需要手动延期呢?恐怕只是对滞留人员的无效安抚,希望大家情绪稳定。

8月31号放出的前后矛盾的旧消息

印度移民局官网的弹窗消息,显示是2020年6月29号更新的,都挂了14个月了

从8月中旬开始,中国驻印度大使馆开始了小规模地发放绿码,但这并解决不了大部分人的问题。新的绿码发放政策需要提前21天检测然后进行闭环隔离(目前改为了14天),时间上依然来不及;滞留人员缺的也不仅仅是绿码,还有机票。我在《【印度日记】围城》中写过,现在从印度回中国路径有且只有两条??法兰克福转机或者阿曼转机。由于其稀缺性,这两条路径的机票已经被炒到了天价,前者要6、7万,后者要4、5万,且一票难求。

针对这一情况,听说有关部门在8月底之前专门跟印方进行了沟通,希望印方一是可以协助为滞留人员提供延签,二是不要对滞留人员采取逮捕、罚款等惩罚措施。但目前看来印方似乎没有要配合中方的意思,具体的情况和可能的原因我后面会跟大家来讲一下。

移民局奇遇记

早在8月31号之前几个星期,我就未雨绸缪地写邮件把目前的情况主动跟移民局汇报了一下,跟他们说8月31号之前我是铁定走不了的,接下去该怎么办?8月30号那天我收到了回复邮件,他们让我9月3号之前携带护照、结婚证等所有的相关文件到金奈的移民局办公室面谈。

于是8月31号那天晚上我就坐着卧铺火车去了金奈,9月1号跟移民局的官员进行了会谈。他们最关心的依然是我在这里做什么、靠什么收入来源生活,基本上都是一些问过我很多遍的问题。谈完话之后,我从中午12点等到下午3点,最后等来了一纸离境许可,要求我9月11号之前离境,只给10天时间。我说9月11号不可能走得了,现在没航班的。移民局说我们查过了,有飞机可以走。我跟他们解释,查得到票不代表买得到票,更不代表我能坐这趟航班,但是他们并不听我的解释;我又说10天时间我也不可能拿到绿码,移民局说那是你的问题……反正就是一副“你的死活我不管”的样子。

我问他们,假如我11号没走会怎么样?他们没直接回答我,说到了那个时候你自然会知道……我继续强调我11号肯定走不了,这个离境许可发给我也没用。他们说这不管,你现在得先签收。

这时我才明白,他们把我千里迢迢叫来金奈,就是为了把离境许可塞到我手里。之前我收到过两三次邮件,让我上传机票然后申请离境许可,可压根儿没航班哪儿来的机票?所以我就没理会这些邮件。我家当地的移民局官员和警察局,都了解并理解我滞留的原因,并没有催着要我走;金奈这边是总部,态度要强硬得多,听起来完全没有让步的余地。我签收了离境许可出了金奈移民局之后,立马就打电话给我们当地的官员,他倒是站在我这边的,但问题在于他没有生杀予夺的权力,说会跟他的上司商量一下要怎么办。

如果移民局给的离境许可有效期是1个月的话,那我或许还能努力努力;现在只给10天,那我只好直接躺平了。且不说现在的机票都是天价,拿绿码需要先检测然后自我隔离14天,等14天隔离完了之后,我的离境许可已经失效了,于是失去了申请绿码的资格??你说这不是悖论嘛!

回到家之后我就又给移民局写了邮件,把绿码政策跟他们详细讲解了一下,把机票情况也再次解释了一下。最后跟他们保证,我接下去会时刻关注机票,一旦有了买得起的机票,我将再次申请离境许可。

离境许可到期不走会怎么样呢?其实也不会怎么样,很多人拿到离境许可之后没走成,后来又申请了新的离境许可。据我所知有一大批中国人的离境许可在8月31号已经过期了,所以我现在倒是随大溜了,没啥好特别担心的。

呆在移民局等判决的过程中,前后碰到两拨中国人,一拨是某大厂的,另一拨是某央企的。大厂那三个哥们儿来这儿办离境许可,本来约好了跟印度的签证中介在移民局碰头,结果中介放鸽子没过来。中介说已经上传好了文件、打过了招呼,只要直接过来给移民局看一下真人,证明人在这里就能拿离境许可。仨哥们儿英文都不咋地,在移民局里头没了方向,也不知道要找谁说什么,于是我就给他们做了一下翻译。

沟通完了才搞清楚,他们的“真人秀”并不用跑来移民局,而是应该在工厂所在地那边的警察局,由警察局来认证他们的情况,然后警察把认证发给移民局,移民局据此签发离境许可??也就是说由于之前的沟通问题,闹了个乌龙。

那个带头的哥们儿看我的英文沟通能力还不错,而且他原本就读过我的公众号知道我,突然问我要不要找工作,让我来做他们的印度联络员。我当时还以为听错了呢,我对这种电子大厂的业务一窍不通,凭啥找我啊?他说他是印度项目的负责人,他们团队接下去要撤了,但需要有个人负责跟印度工厂里的印方人员沟通,将这边的需求整理报告给国内。这相当于一个半兼职的工作,作用是联络中印两边,因此需要一个中英文都很流利,且能够常驻在这边的人。他看上我是因为我本来就在印度定居,想要找一个愿意常驻印度的人太难了。公司会给我在印度租房,平时可以在家上班,对我带娃和码字影响都不会特别大,但得要搬去金奈。

我跟他们说,真要做这个工作倒是没问题,可除非你们能给我解决合法居留的问题,否则都是白搭。那哥们儿表示他们的大厂在当地“能量很大”,说不定能给我搞个工作签证。

他们对这件事情是认真的,后来还要我发简历给他们研究一下可行性;我个人对此则不大乐观??要是我之前的签证还有效,或许可以在当地转成工作签;但问题在于我原来签证都过期一年半了,连非法居留的状态都转成工作签,这大厂的“能量”得有多大啊?岂不是不会有签证过期的问题了?

可事到如今,只能死马当活马医,终归不妨试试看咯。全球旅行估计一年半载也恢复不了,要是能够拿工作签呆在印度,在疫情期间各方面都能得到保障,倒也算是一时良策。当然,我对这事儿目前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仅作为一种尝试。

我碰到的另外两个央企的哥们儿是想要来办商务签证延签的,移民局不肯批,最后跟我一样拿了个离境许可??由此可见,印方并没有重视我们外交部提出的请求,依然在驱赶中国人离境。那哥们儿之前在别的邦待过,他说印度每个地方的移民局都不一样,德里啥都明码标价,有钱能使鬼推磨;孟买那边好说话一些,而泰米尔纳德似乎特别顽固……

大家可能已经看出来了,我还挺乐得继续在印度滞留的。我从未后悔过任何一个决定,对我和我们一家三口来说,疫情爆发期间能够呆在印度是非常幸运的。彼之砒霜,吾之蜜糖??印度在你们看来或许水深火热根本不是人呆的地方,对我而言却是一处完美的避风港。许多人肯定会对这样的说法感到匪夷所思,关于这种“幸运”,大家去读一下我去年年底写的《生逢2020(上)时代狂澜里的一粒沙》就会明白。

说出来有点不大厚道,我之前甚至暗暗盼着印度第三波疫情在八月底“大限”之前就赶紧爆发,一来早死早超生该来的总要来,二来那样就可以名正言顺不走了。但我的情况非常特殊??我在印度安了家,老婆孩子都在这边,相当于插队落户的知青跟当地人结了婚,“回城”的意愿肯定不像“单身知青”那么强烈。我回国本来就是迫不得已,印度移民局逼着我回中国去更新签证,现在这种签证过期的情况下,我连出个城都要跟移民局打报告。且不说我一个人回国要搞得妻离子散,就算我能把老婆孩子一起带回中国,我也不是很乐意。我过去在国内是租房住的,一个人回国还能去父母家里挤一挤,举家回国还得解决住的问题,想起来也是头大。2019年我跟我太太两个人离开中国的时候并没有想到回来的时候会变成三个人。

现在印度这边虽然有风险,但早已不是四五月份那样的失控状态。我在印度第二波疫情爆发之前就阴差阳错地接种好了疫苗,侥幸躲过一个大劫;后来我太太也接种了疫苗,我儿子可以通过母乳间接获得抵抗力。就算疫苗不防感染,至少也能防重症不是嘛?反正吧,我们连第二波疫情最黑暗的日子都已经熬过来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最重要的是好好珍惜现在能够举家团圆的日子。尽人事,听天命。

然而,大部分滞留在印度的中国人,都远远不像我这么幸运。

过去我跟在印度的中国人交集并不多,认识的绝大多数在印度的中国人都跟我一样在这边是安了家,而且不少人都有印度永居卡,不像我这样被移民局逼着滚蛋。直到最近进了一个印度回国群之后,我才发现滞留印度的中国同胞数量之多、生活之凄惨远超我之前的想象,假如我是插队落户的知青,那么他们比较像是关在农场牛棚的劳改犯。其中大部分都是被公司外派到印度的中企员工,小部分是印度的留学生。这些滞留印度的中国同胞,在疫情中就好像是一个被遗忘被抛弃甚至被诅咒的群体。

我过去曾感慨,这场疫情中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故事,我只是有机会把自己的故事说了出来;很多人的故事,远比我更跌宕起伏……这篇文章,我给大家讲一讲其他滞留印度同胞的故事,愿他们微弱的声音,可以被听见。

回国群里面一位朋友声张自己声音的方式,可惜太过微弱

留学生J的故事

在2020年结束的时候,很多人都以为最糟糕的日子已经过去;现在看来,2021年也不见得变得更好,甚至可能会更糟。尤其对于那些滞留印度的中国人,2021年很可能是他们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年,突如其来的第二波疫情把所有人杀了个措手不及。

J今年上半年博士毕业,正要回国的时候赶上了第二波疫情爆发。

她毕业后碰到的第一个情况就是毕业以后要离校的问题。我认识的另一个留学生也是今年毕业,刚一毕业,学校宿舍要把他扫地出门,也不管他能不能找到地方住??按照印度人的脑回路,你都毕业了当然不能继续住在宿舍里。

印度人的这种脑回路我是见识过的,第二波疫情全国上下封城最严重的时候,我却莫名其妙接到印度移民局电话要我7天之内离境??好啊,你倒是告诉我这种情况下该怎么离境啊?有本事你把我遣送回国呀!

好在J那个学校本身是个私立学校,只要有钱赚便来者不拒,同意了她继续住在学校。毕业后继续住在学校当然是有代价的,住宿费要400美金一个月。

400美金在她学校的那个地段,租一栋别墅都绰绰有余。我们现在一家三口住的这个公寓房,折算下来也就140美金一个月,而我知道的一些印度大学单人宿舍只需要100美金一个月。

然而对J来讲,住宿是个刚需,疫情那么严重,除了学校她无处可去,完全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另外一方面,她也没有预计到会滞留那么久。

第二波疫情爆发之后,J一直以为大使馆很快会组织安排包机。五月底的时候,班主任的助理天天催她快点交下个月的住宿费,她还自信地跟助理说:我的祖国马上就会来接我了!你别催我,到时候我立马走人!结果后来听说其他学校连阿富汗、叙利亚的学生都被撤侨包机接走了(6月份的时候),她却始终没有等来中国的包机,沦为了学校里的笑柄。

虽然J的留学生签证并未过期,但这并没有逃过移民局的调查和骚扰,问她为什么毕业了还不回国?继续待在印度有什么企图?生活的钱从哪儿来?在这儿都认识些什么人?印度移民局惯于对中国人进行“有罪推定”??在你自证清白之前,你都是间谍/商业罪犯。

以上这些只是是滞留人员的日常,很多我也经历过,我来给大家讲讲J的特殊之处。J的专业有点特别??瑜伽,我是头一回儿听说瑜伽居然还能读到博士学位,才知道印度有专门的瑜伽大学,研究瑜伽相关的科学。由于瑜伽在印度是一种高度灵性的修行方式,J的瑜伽大学就跟寺庙一样禁止一切荤腥入内。为了防止学生夹带荤腥,学校门卫还会查包搜身,以免玷污了“灵性的圣地”。J说她有一次曾经带了一盒鸡蛋进学校,被搜了出来,尽管最后放过了她,但她总觉得自己从此被贴上了做贼的标签。

印度的饮食是绝大多数中国人无论如何都跨不过去的一个坎。我之所以能够在印度生活,最重要的原因在于我自己做饭,让我顿顿吃典型印度饭菜的话不出一个月我大概就会崩溃。而J从2020年3月至今,就从来没有吃过肉食。她虽然学的是瑜伽,但并不代表她要做尼姑啊!在疫情封城期间,学校食堂的饮食经常就只有最简单的Dal(豆子羹)或Sambar(番茄羹),单一的饮食导致了她面黄肌瘦营养不良。总算牛奶是允许喝的,奶制品是她能吃到的最有营养的食物。

Sambar番茄羹

Dal豆子羹

天天让你吃这样的东西,你能坚持多少天?

由于她的学校距离市区有25公里远,无论是网络购物配送,还是自己出门吃饭,都很成问题。她有时候自己煮点菜叶子汤就着白饭,就算是改善伙食了。在我看来J的日子真比坐牢强不了多少,她因为没有打过疫苗,完全不敢冒任何风险,只好这样画地为牢过日子。我记得小时候看到过人家作文里描写自己家境贫寒,说妈妈跑去菜市场里捡人家扔掉的菜叶子回家熬粥??想不到在全面脱贫的今时今日,还有中国同胞在真切体会这种贫苦。

我觉得吧,要是把我搁在她这种生存条件下,也甭干别的事儿,索性做苦行僧闭关修炼得了。每天吃斋打坐冥想,说不定没等疫情结束我就开悟了。

可问题是,这些都是凡人啊!闭关到开悟的没有,被憋成神经病的倒是不少。那些被迫滞留印度的中国人,由于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而出现精神问题的情况非常普遍。像这些没有收入来源的留学生首先就会在经济上承受压力,只进不出坐吃山空,每个月400美金住宿费的固定支出对于J而言是一笔沉重的负担。我对于这种经济压力深有体会,去年自己也曾面临着类似的窘境,所以才会写公众号,你们大家也因此才会认识我。而J已经被这种状况折磨得萎靡不振,甚至已经连食欲都没有了,无法化压力为动力,一心只想早日脱离苦海。

除了可量化的经济负担之外,J滞留在印度的机会成本也非常高,早一天回国不仅能够早一天跟家人团聚,还可以早一天工作挣钱;滞留在印度不但对时间和金钱都是一种挥霍,可能人生最好的年华就这样被虚度掉了……从这个意义上讲,滞留还不如坐牢呢,坐牢起码不用花钱。

就算没有经济压力,与家人、朋友长期隔绝的离群索居,也会让人心理出问题。不少滞留人员几乎没有任何现实生活中的社交活动,他们为了避免被感染,会自觉地尽量避免与外界接触。因为一旦检测结果阳性拿不到绿码,那绝对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9月份J所在的大学即将开学,会有大量的学生返校,这意味着校园将变得更不安全……

中企员工Z的故事

我过去并不知道,海外的中企员工也分三六九等。

最牛的当然是央企和一些大公司,他们一来财大气粗,二来中印两边都有政府背景,有点什么情况都能摆平(不过似乎这次延签他们也无能为力)。有道是大树底下好乘凉,这些企业员工相对比较有保障,大公司不但有能力确保人员轮换,也有足够的财力抚慰员工滞留印度造成的心理创伤。但那些小公司就比较惨了,疫情的冲击下本来就自身难保,印度政府再来雪上加霜地折腾几下,公司员工首当其冲就成了受害者。我们回国群有个接龙的信息登记表格,我瞄了一眼95%以上急需回国的人员,都是那些不知名的小公司员工(这里的小公司,是相对O、V、小米之类的大公司而言的)。

2020年春节被派去印度出差的时候,Z还以为这是一个逃离国内疫情“隔离之苦”的机会,却没想到一头扎进了一场更漫长更艰苦的“隔离”。

印度是一个将疫情高度政治化的国家,去年全球疫情爆发的同时,印度趁机挑起中印边境冲突转移国内矛盾。印度媒体鼓吹“病毒中国起源”、“中国入侵印度领土”煽动吃瓜群众对中国人的敌视,而Z公司所在的北印度又恰好是印度教民族主义比较泛滥的地方,因此当地中国人受到的中伤和针对特别多。

Z碰到的第一个情况是被印度房东从公司的宿舍里赶了出来,那两个公寓他们公司已经租了好几年,在租约并没有到期的情况下,房东却以“安全”为由要收回公寓,逼着他们搬走。跟印度人打过交道就知道,他们从来都没啥契约精神,随时可以把白纸黑字给赖掉,然而你也拿他们没办法……于是Z和同事当时只好搬去工厂里面住。

那个时候,Z还是比较淡定的,她以为自己顶多也就在印度呆三五个月,忍一忍就过去了。2020年六七月间,大使馆曾经组织包机,她很想回国。可那会儿正好赶上印度解封,工厂订单大增,忙得完全走不开。如果是平时的话,这会儿就该有中国同事来轮换了,但那段时期一方面疫情尚在,另一方面中印边境对峙正热火朝天,印度使领馆停止了中方人员的签证办理,所以也没有同事能过来换她,只好硬着头皮坚守岗位。那段时间工厂车间每天加班加点,而她住的地方就在车间下面,夜里被吵得无法入睡。

到了10月份的时候,公司安排她去南印度出差,登机前需要出示核酸检测报告,万万没想到的是检测结果居然是阳性。整个病程Z的症状都很轻微,但是她因此受到心理创伤要远远大于身体的影响。

心理创伤一方面是来自于公司同事的歧视,大家躲着她就跟躲瘟神。由于她本身住在工厂里,所以刚确诊的时候还没来得及搬出去单独隔离。确诊当天晚上,她在办公室接了个医院的电话,讲电话的时候习惯性想要找个座位坐下来,突然意识到不对,屁股没沾到椅子就站了起来。结果这个蜻蜓点水的动作被同事看到之后,将之歪曲成了“Z故意把办公室的每张椅子都坐一遍,企图把病毒传播给其他人”,这种污蔑让她觉得非常委屈。

另一方面是来自于印度医生的敲诈勒索,Z检测确诊的那个印度医院的医生,一开始还挺好的,给她送药过来。跑来一看这是个中资企业,于是就露出了豺狼的嘴脸,说工厂有人确诊了就得停工停产大家散伙回家,扬言要举报工厂,趁机索要“封口费”。为了避免停工停产造成更大的损失,公司被印度医生讹诈了15万卢比(当时汇率约合1万4千人民币)。这件事也让Z很有压力??自己明明呆在印度受了“工伤”,转眼却成了让公司破财消灾的“害群之马”。

转眼到了2021年的一月,临近中国年的时候,又有了大使馆的包机。在印度已经呆了一年了,Z和同事都归国心切。但印度这边的市场并没有中国年之说,业务是停不下来的,尊龙备用网站。于是公司老板“动之以情”??留下来陪着员工一起过年;“晓之以理”??许诺以各种利益“大饼”,劝说员工继续呆在印度。那段时间印度的疫情偃旗息鼓,似乎多留一段时间也没什么坏处,于是Z再一次错过了使馆的包机。

然而这个时候大部分中企员工为期一年的工作签证都已经过期了,二月底的时候移民局开始到处抓中国人,Z有一个认识的朋友被抓进去关了一个月。被抓进去最可怕的莫过于饮食,据那些住过印度看守所的人说,最大梦魇就是天天顿顿吃豆子羹和麦饼(Chapati),所以很多中国人宁死都不愿意被抓进去??何况这本来就是无妄之灾啊!我在网上看过有人描述被抓进国内看守所的经历,每天就给几个馒头,拘留15天可以瘦掉十几斤。印度看守所的情况,恐怕不可能比国内更好吧?

Z和同事们的签证那时候也过期了,在听说了朋友被抓的恐怖经历之后,他们义无反顾地当起了游击队,在外面东躲西藏,等待抓人风声过去。由于签证过期的问题,他们老板在3月底不得不回了国;后来其他人则以10万卢比一个人的价格,跟移民局达成了协议,拿到了8月31号到期的离境许可。

我之前对于印度移民局赶外国人这件事百思不得其解,按照我们的思路,这种非常时期,不是应该采取非常措施,对外国人的签证延期、签证转换等手续特事特办提供方便吗?我本人在疫情爆发之前原本正在申请签证转换,前后申请了4个月,还专门去金奈移民局面试过,移民局亲口许诺给我新签证,没想到赶上封城,结果把我的申请给删除了……如果不是因为印度移民局效率那么低,极其反其道而行的奇葩操作,我根本就不会有逾期滞留的问题。

听说了Z的遭遇之后我突然明白,这分明就是一个印度移民局官员敛财的机会!他们是故意要赶外国人走,你们这些外国人越是走不了,他们就逼你逼得越紧,他们的真正目的并不是要抓你去坐牢,只是为了吓得你破财消灾息事宁人。我也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明明外国人的签证都自动延期到了8月31号,有些地方的警察却在7月份的时候抓了几个跟我一样的中国人,原来是特么的杀鸡儆猴要我们进贡啊!印度警察的执法套路,先给你按个莫须有的罪名,然后就可以趁机索贿。

回想起来,三番五次上门调查我的各种部门,可能原本也是想要找我的把柄,好让我出点血;查来查去查不出来,于是对我就失去了兴趣。如果移民局真能解决我的签证问题,只要他们肯开个价,多少钱我都愿意出啊!我回国办签证不但要花几万块钱,还至少要跟妻儿分别几个月……可惜我曾经试探了几次,他们却毫无反应,想找个塞钱的路子也找不到。

Z的老板阴差阳错在第二波疫情之前回了国,留在印度的几个员工却是群龙无首回国无望。我听她说,这样的小企业由于没人过来交接,老板往往就会要求他们继续“坚守岗位”,谁要是敢不服从公司安排擅自回国,视为自动离职,一切回国费用、隔离费用自理(某个中企员工因为私自回国丢了工作)。对于养家糊口的打工人来讲,这是一种强有力的威慑。

在印度呆了19个月之后,现在的Z精神面临崩溃,非常焦虑和缺乏安全感,想念祖国、想念家人,她只想要回家……

夹缝中求生

滞留印度的这些中国同胞,各自的故事或许大相径庭,回不了家的无奈却大体相似。

关于印方为什么要加紧驱赶中国人,我们私底下有个猜测:可能是由于中国现在不允许印度留学生入境,所以给中国施加开门的压力??如果你们能放自己的公民回国,当然也应该放印度留学生回国。

当然,更大的一种可能性是中印两国的政治博弈。大家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现在许多国家疫情都比印度更严重,为什么这些国家没有断航断绿码?尤其是美国,每天二三十万的确诊,绿码依然有,航班依然可以飞。德尔塔病毒已在全球蔓延,早就不再是印度的专利,为什么只针对印度呢?有人说印度的数据不可靠,那么难道其他国家的数据就一定可靠吗?政治博弈这种复杂的事情,本身就不是我辈能够看得透说得清的,但中印之间的政治夹缝是真实存在的,而我们正是生活在夹缝中的人。

我得说,所有滞留海外的中国公民中,印度的中国同胞可能是最惨的,受到的待遇是最不公平的。我看到沙特的中国人因为航班熔断减少就在那边叫叫嚷嚷,殊不知中印之间的直航都已经停飞一年半了,现在连转机都一票难求;我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国家停发过绿码,但可以肯定的是有许多比印度更严重的国家都没有停;其他国家的移民局至少不会动不动就抓人、赶人、敲诈勒索,也不会对中国人有针对和敌视。

很多通航地区的疫情都远比现在的印度要严重,这究竟是按的哪条标准?什么时候才能轮到印度通航呢?

估计很多人已经不关心全球疫情了。如果各位真的担心旅客输入风险,与其担心印度,不如担心美国。然而断航断绿码的却是印度,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更可悲的是,敌视不仅仅来自于印度,还来自于国内的一些人。由于舆论媒体的宣传,许多人将印度的一切都视为洪水猛兽,甚至包括身在印度的同胞。

迄今为止,我没有见过任何一个印度人能够理解印度的中国人为什么无法回到自己的国家。当印度人嘲笑我们被国家抛弃的时候,我会反驳他们??这正是中国能够控制住疫情的原因!你们自己死了那么多人,没有资格指责我们国家的防疫政策!然而说这话的时候,我是心虚的。

由于舆论的夸大和误导,很多人唯独对印度归来的同胞感到恐慌。入境旅客其实只要严格按照现有的防控流程,输入病例的风险完全是可控的。大家可以想一想国内究竟有多少起局部疫情是由于旅客输入导致的呢?前段时间南京机场的事件难道是旅客输入造成的吗?如果一定要质疑旅客输入的风险,是不是应该立刻跟美国断航呢?如果有人认为让印度的中国同胞回国是拿国内14亿人民冒险,我是否可以说,继续允许美国航班进入中国是对14亿同胞不负责任呢?

现在我们针对印度的做法,让我想到了在去年疫情刚刚开始的2、3月份,当时印度对中国严防死守,以为只要阻止了中国人来印度,就能杜绝一切风险,结果印度被美国游客和意大利游客攻破。

有些话,我不得不言尽于此,无法再展开。我只能说吃瓜群众们跟着舆论一起咬着印度不放,未免有些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身在海外的中国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都坚守在了抗疫的第一线,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他们都牺牲了自己回家的合法权益。可他们却依然被国内的一些人指责为“活该”,这无疑是让人感到很心寒的。我只想问一句??作为中国公民,想要回到自己的祖国难道有错吗?他们一两年都见不到自己的家人,抱怨几声难道有错吗?

大多数滞留印度的同胞,只是一些需要养家糊口的普通人,并没什么远大理想或者崇高的思想觉悟,背井离乡来到这里的唯一目的无非是想多挣点钱。北印度很多地方的发展水平类似于非洲,这些人的生活水平可能还比不上国内大城市的工地里头的农民工,连一口青菜豆腐都是奢望。要真是权贵、二代们,用得着跑来印度受这种苦吗?要是真能够不管不顾地任性辞职跑回中国,他们会选择留下吗?指责别人永远是最容易的,站着说话不腰疼。

国内很多人对出国务工这一行为也存在误解,甚至有人说去印度搞工厂是“资敌”,我被这种弱智的想法给震惊了!海外务工人员虽然赚的是外国的钱,交的却是中国的税,为中国的外汇创收和产业输出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企业出海是明确受到国家政策支持的,假如真的是“资敌”行为,你们觉得国家会置之不理吗?中国这两年对印度的外贸进口量大增,按照这个荒谬的逻辑是不是可以说我们政府在“卖国”呢?

目前数百名想要回家的同胞几乎已经尝试了一切方法,却依然无能为力。我本来以为只有这些滞留同胞在夹缝中挣扎,后来发现中国使领馆的工作人员也一样。滞留同胞抱怨使领馆电话打不通,却不知道使馆接电话的工作人员已经接电话接得“废掉”了,最多的时候每个月要接三千多个电话,同时得要承受滞留人员负能量的狂轰滥炸,喉咙因而喑哑,完全没法大声说话,现在换了个新的人来。很多使领馆工作人员在这边已经呆了两年之久,他们一样是滞留人员,他们虽然没有签证或经济方面的烦恼,但他们也一样需要承受离群索居的孤独和政治任务的压力??归根结底他们不也是个在祖国有老有小的人吗?不也是跟其他中国同胞一样生活在两国的夹缝中吗?

我相信绿码和航班这种事,恐怕并不是使领馆单方面能够决定,必然是多方面政治考量之后做出的决策。使领馆工作人员大可以大笔一挥每人发一个绿码,然后就不用再无休无止地倾听抱怨,也不用无休无止地解释政策??他们为什么没这样做呢?因为他们本身也只是大机器上的一颗螺丝钉而已……两国博弈的大局之下,个人的力量永远是微不足道的。

但即便是螺丝钉,也应该得到尊重,没有这些螺丝钉,大机器就无法运作起来。我希望滞留在印度的同胞的声音能被听见,希望那些坚守的人们不会被误解,也希望人与人之间能够有多一点包容和谅解。

我越来越发现,比病毒更可怕的,是疫情对世界的撕裂,对社会的撕裂,对人际关系的撕裂。这种撕裂对世界的伤害,比病毒本身造成的伤害更严重。就好像那部美剧《行尸走肉》,看到后来会发现,最可怕的敌人并不是丧尸,而是人性。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不容易,可谁又容易呢?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网名随水,纪实摄影师,专注印度社会文化、喜马拉雅传统文化等主题。自2012年起深入印度社会拍摄专题,驻地印度田野调查。2018年迎娶拉达克姑娘为妻,目前定居南印度。

相关的主题文章: